芥川龙之介作品读后随笔集(一)

·芥川龙之介 ·短篇小说

芥川龙之介先生是写短片小说的巨匠,日本新思潮代表人物。芥川作品反映出现实社会的状况、细腻的语言刻画出的作品袒露出人性的复杂心理。其风格百变多样、文无虚笔、精炼鲜明,令人赞叹。我仅仅看了几个短篇就对芥川先生着了迷。我要指出,本文我的这些随笔不足以表现我对芥川先生的敬佩之情,只是抽出部分想要对之评析的作品。随着我对芥川先生作品的深入阅读和更深入的理解,对其看法以及影响也会随之改变,这是我对任何一个作品、人物必先保有的态度。当然,所有我写下的这些微不足道的文字也只是用来聊以慰藉罢了。

芥川龙之介之中国情
芥川先生沉溺于中国文学之中,众多作品都涉及中国古典文化内容,包括诗词歌赋、汉文典籍。小时候的他便看过《三国演义》《水浒传》《聊斋志异》。对于中国,近代前的日本文人多少都带有浓厚的中国情节。芥川也是,陶醉于中国丰富的艺术国度里。然而书籍终归是书籍,终于,他带着憧憬的美好来到了中国。而当时的中国却民不聊生、落魄不堪,现实与理念的强烈落差给他以冲击,使得他在相关文学作品(中国游记集)中带有复杂的排斥倾向,在此次中国行之中拜访辜鸿铭、章太炎等人也催生出创作灵感。我们要深入理解在中国文化影响下的日本文人的作品,对于近代日本文人而言的中国形象,是带有着中西方思想交汇碰撞的结合。对于中国文化,他们有迷恋之情也怀有不认可姿态。

一、鼻子
芥川龙之介的《鼻子》写于1916年,写的是禅智和尚长鼻子的故事,本源上是日本的旧传说,作者加以改编了。这里要顺便提的是,写于1919年的《龙》也是描写和尚的故事,只不过文中和尚是奈良的藏人得业慧印。《龙》最后提到了要开始讲禅智和尚了,但却直接停笔,这似乎是把“前呼后应”给反过来了。按鲁迅先生的话说,芥川的作品所表达的大体上是希望已达之后的不安或正不安时的心情。我在读过《罗生门》《鼻子》二篇之后就体会到此言确切之处。按常规,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外体罢了,可是当某个事物超出一般化的范畴时,人的想法愿望便会随之产生出来。禅智和尚便是如此:他的鼻子长到了下巴处,深受日常生活以及他人嘲笑的困扰。某天某个弟子的秘方使他的鼻子变短了,看似正常了的禅智眉开眼笑,可是却还是离不开别人的嘲笑。这时的嘲笑跟最先时的不同。有的人往往会喜于他人的不幸,也会不喜于他人摆脱了不幸的幸。所以,这时的嘲笑是不满的,他人不满足于禅智一般化了的鼻子。文章的最后,写到鼻子又恢复原状时禅智的与变短时那般的心情,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不同,都是舒畅喜悦的,可这次破晓的秋风,任其长鼻子在内真切洒脱地荡漾了。这篇文章令我勾出一种想法,这想法很直白,便是顺其自身也许就不会多出令本身难受的端倪与不解吧。
二、罗生门
我最早读的芥川作品便是《罗生门》,记得当时是在上高中,读完之后感叹到了其文字的魅力,如此细腻的心理刻画在短幅中尽显出来,每一处的情节进展都显得那么自然。人是不会瞬时做恶的,作恶一定是有缘由的,可能是持续的积涨,也可能是精神性的失常。但是,芥川龙之介用这篇文章告诉我们深刻而又无法抗拒承认的事实:善恶只在一念之间。无论善恶,人前的效仿一定会推动事件的发生。仆役蹀躞不下的缓步上楼,当看到老妇行作恶之事时便增长了仆役的勇气,况且是个骨瘦如柴的老妇,生死全然握在他的手中。当正不安时的心情有了依托,便会助长已安时的释然行径。仆役手中出鞘的剑便是,而剑下的看似的恶似乎便是老妇。当听完理由时,老妇的行为增进了仆役的恶的激发,一切对他来说是自然的,油然而生的。当他刮下老妇的衣裳消失于黑夜之中时,所有的念想也随之消散。黑胧胧的四周笼罩在眼前,似乎就是无止境的恶,难以逃脱。而顶处微小暗黄的光影,也在等待着下一次善恶的到来。(注:《罗生门》乃芥川先生最具代表的作品之一,硬要再让我说出一个来,便是《竹林中》。当然这仅仅是从影响力和熟知度来说。要我说,诸如《地狱变》《河童》等我都极其喜欢。剖析人性探讨真理是芥川作品的内容特色,然通俗却细腻深刻的文字风格使得其独具一格跃然成为日本文坛耀眼的星光。《竹林中》早在50年代被黑泽明翻拍成电影,但电影背景取材的是罗生门。《罗生门》背后暗含指喻的内容深刻且广阔,无法用简短文字去描述讲解。因此本人题目乃“随笔”二字,何为随笔体?洪迈言:“意之所之,随即纪录,因其后先,无复诠次,故目之曰随笔。”即是也。甚至称为笔记体也可矣,但本文非笔记记录也,实乃本人随意抒发自身见解及芥川内容之内涵。简练必有不当之处,还请谅解。本文其余节点盖同。)
三、火男面具
人都有千奇百怪的面,一个情境产生一面,另一个情境产生另一个面。而内心深处的面是什么样的呢?当戴上面具时,别人看不出内部的你,所以你可以尽情挥发出没有伪装时不愿透露的面。这样是你吗?这样也许不是你,也许是你。我们总是在面具下做出自己不真实的一面,以此来逃避自己,任其野蛮滋生,从而导致心安理得,甚至认不清真实的自己到底是哪一面。当平吉第一次戴上火男面具的那一刻,可能就注定了在船上他倒下的那一瞬,这个时候,他真正地从伪装中释放出来了。而面具是不会随之倒下改变的,因为它从始至终都以滑稽的表情在凝视着平吉,也在凝视着我们。

来自:读后感
更新于2022-03-30 13:16:52 发表于2022-03-30 13:16:52


发表您的评论





公元2022年壬寅虎年,心想事成、开心如意!